Scorpion

人一个

记一个梦

做了个梦,把自己弄醒了。

故事重要人物基本上全员狗带只剩男主。姑且先把男主称为a。另一个重要人物叫琬,女的(唯一拥有姓名的角色),在a搞死她之前她在a心里是神交已久却得不到的白月光,但搞死她之后她跟a的关系定位是亲兄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一个也是被a搞死的姑且称为b,b算是琬的好朋友?还是和a关系匪浅纠缠不清的不知道怎么定位的人?我醒了忘记了。

最激烈的一幕是a发疯把全部人都搞死了。

啊对忘了补充,全员狗带之前的世界是武侠,狗带之后成了现代都市。

a发疯用一种非常厉害的寒冰类的武功把全部人打死了,b和琬甚至是一手一个打死的。然后那一瞬间a就懵了,各种撕心裂肺悔恨不已。

好了现在开始追忆。

a现在满是尸体和鲜血的发疯现场捡到了琬的笔记本(现在还是得不到的白月光),看她写以前的事。大概里面有他们当初的交流,心理历程什么的。最虐心的部分是这个本子后来成了一个流动本子,在那群狗带了的人里面相互传递,记录了各种他们美好的事,故事接龙什么的(这个时候a已经离开他们的生活,所以接龙里没有他)。a就一边看一边哭,自己拿着铅笔在上面补自己的话,假装自己也在过去加入了他们的接龙。“现在我终于加入了你们的生活,但你们全都不在了”之类的。(我表达得不好因为忘了,但做梦的时候心里最难受就是这一段了)。

a发疯干掉所有人这点虽然很变态但没有人责怪他,或者说在我梦里这不是一个会被谴责的行为。发疯是有原因的,大部分不是他的责任,大概是错过,误会,加上a的偏执和长年累月求而不得被扭曲了的感情等等阴差阳错凑成的悲剧。

a到最后孤身一人,不过还剩了两三个哥们儿(这是转成了都市背景)。a就沉浸在追忆过去中不可自拔,天天捧着手机看他找到的过去的点滴。后来好像是情人节吧,哥们儿单身狗去网吧开黑,他就看着手机掉在回忆里出不来。而且他还无处可去,在街上从一个店走到另一个店,总是因为长得太好看被拍被骚扰,甚至还上了热搜(这是什么鬼)。后来他只能去网吧找到哥们儿开黑的包厢继续安安静静看自己的手机。

因为上热搜被全网扒,他的家人朋友就不可避免的被扒出来了(对就是狗带了的那一批)。人多自然有诋毁。

最后就是他发文回应(这时候琬又成了他妹妹了),说她是自己最疼爱的好姑娘,还有他们都死了,你们不配提他们之类的。

总之,我也搞不清这个混乱的梦的内在逻辑发展顺序,但很悲伤就对了。没有怨恨,只有无尽的悲凉。

我现在写不出梦里感觉的十分之一,情节好多细节也不记得了。醒都醒了。


无意义立flag的一篇

码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依旧攻受不明)

《浪漫主义升华》

不浪漫,毋宁死。

失去理智是人类最大的悲剧。

极致浪漫与极度理智相遇。

最后双双沦陷。

——如果当有天爱情消磨殆尽,我还能用什么留住你?

——爱情只是浪漫的一种表现形式,而你是浪漫本身。

曾经一心要在三十六岁之前自杀的家伙,发现和另一个家伙一起白头到老好像是一件更浪漫的事。

(啊我这匮乏的词汇和苍白的表达没救了)

虽然现在写不了也写不好,但是一定要记得写啊!不要扔在脑洞本里暗无天日啊!


春天到了,又到了码小甜饼的时候了。

【原耽】The rest of my life(1)

  源于我一个梦境的产物,因此完全与现实脱离。

  挂着原耽名头,实际上是篇大型流水账。

  此文无聊,非常无聊,

  文笔无,下拉慎。

------------------我是正文分割线---------------------

  林黎,流浪乐师,生于巴黎,现居波尔多。

  在某个清新明媚的清晨,林黎踏出了他暂时的居所--某个天桥洞,呼出昨夜的最后一口浊气,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就在那一刻,一个受命运支使而来的大胆念头从他脑海中浮现:

  他要去西班牙。

  林黎同志经常会生出一些毫无缘由的奇怪想法:比如掏光口袋买下几十支玫瑰分送给每一位听他拉琴的女士,又比如在平安夜和街头的猫共同享用晚餐,他吃人粮,猫吃猫粮。猫对送上门的食物表示满意,因此勉为其难地允许这只两脚兽与它们同席。

  但这次的念头有些不同寻常。它太强烈了,宛如老男人黎明前的尿意,时时催人,难以忽视。

  忍耐了两天加一个上午的林黎,在第三天的午后刮了胡子理了发洗了澡,将自己收拾一新,人模人样地往人流量最大的街头一站——两天后,他攒够了一张火车票的钱。要知道,在他留着胡子的时候,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件事告诉我们,在这个颜即正义的时代,色相远比手艺能吸金。

  啧,世人真是肤浅。

  林黎就这样登上了开往西班牙的火车。

  趁着我们的主人公林黎同志在火车上的这段时间,我们来扒一扒他的身世。

  林黎是中法混血儿。他的父亲,一位来自遥远东方的年轻男人,在异国他乡拥有过一段短暂的旖旎幻梦后,又回到了东方。这位莫名的父亲,兴许永远也不会知道他有林黎这一个儿子。

  林黎的母亲带他在巴黎一直苟且度日,直到林黎六岁她去世,一位来自意大利的流浪乐师收养了小林黎。

  对了,林是他父亲的姓氏,也是他母亲唯一留给他的东西。意大利大叔当时还特意找了一个会中文的商铺老板给林黎取名。

  商铺老板:“既然这孩子出生在巴黎,那就叫林黎吧。”

  林黎:好险,差点叫了淋巴。

  于是,林黎小朋友就这样被意大利大叔带上了贼船,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流浪乐师(预备役)。

  镜头回到我们英俊整洁的林黎先生。

  火车进入西班牙境内后,林黎凭着感觉在一个火车站下了车,又凭着感觉,来到了一个山间小镇。

  林黎行事经常凭感觉,“形为心役”四个字被他贯彻得非常好(这并不值得提倡)。这大概与他的出身有莫大关系。法国血统赋予了他浪漫和幻想,意大利大叔传授给了他游戏人间的心态和将奇葩念头付诸实践的胆量。万幸他还有那二分之一的中国血统,使他学会未雨绸缪(仅是某种程度上,特指金钱),让他不至于过于穷困潦倒。

  当一张五欧元的纸币满载着西班牙少妇的殷殷关切落在林黎的琴盒中时,林黎正好结束了一段演奏。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催促他放下琴弓,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所有行装,向周围的人躬身致意后匆匆离开。

  他走向月亮升起的方向。

  随着脚步逐渐深入,商铺变得稀疏,沸反的人声在身后远去,视野尽头出现了一间小酒馆。

  石板路上漾起一层月光铺就的薄纱,小酒馆内的暖黄灯光从忍冬花的藤蔓中泻出,温柔了幽深的夜色。未闭紧的门窗漏出细碎人声,有人在欢声谈笑。

  是这里了。

  林黎心想。

  在推开门那一刻,林黎不知为何生出一点近乡情怯,但不容他细想,那属于小酒馆的气息便将他淹没了。

  说笑声,碰杯声,冰块的撞击声,轻盈地跳跃着的烛光,窗台上眯着眼睛的花猫……像一壶咕嘟咕嘟小声沸腾着的茶,浸润得人毛孔都忍不住舒张。

  一个年轻的男声响起:

  “先生,您需要点什么?”

  林黎循声转头,一个黑发黑眸的亚裔青年带着温暖的笑意,拨开这一路的种种风尘迷雾,向他望来。

  从波尔多天桥下的清晨,连接法国和西班牙的铁轨,翻过比利牛斯山脉的火车,到小镇街头突然结束的演奏,这持续数日毫无缘由的冲动,此刻,在青年的微笑中,都找到了解释。

  林黎走到吧台前,与青年咫尺相对。

  “先生,我想,这里也许需要一名小提琴乐手。

  “你认为呢?”


发个预告。

这几天应该会发文。

如果我够时间打字。

天天被人盯着不能玩手机真是烦透了。


【新年福利弹】红绿CP组团贺新年~

我想要


LOFTER小秘书:

LOFTER官方笔记本第一弹!


钢铁直男(朴素简洁)审美风,LOFTER官方PU笔记本


经典新年红和老福特绿两色可选


划重点!!!


首发价29.9元,预售期间1本8折,2本6折!【购买戳我】




文末有福利!!!一定要看!!!









【福利时间】


转发 或 推荐本文,有机会获得官方pu笔记本一组(红绿各一本),抽3组!


2月14日情人节当天抽取!


再次划重点!!!


首发价29.9元,预售期间1本8折,2本6折!【购买戳我】



有人磨刀霍霍
有人苟延残喘
有人混吃等死
有人踌躇满志
是不可期,不可及
是不可废,不可停
当下是不疯魔,不成活
未来是不可捉摸
少年
请别甘于缄默

高三加油❤

一段懵逼的瞎哔哔

注册这个号是因为要围观姐妹,now 向她献上自己的膝盖。此处应介绍@钟子霁

我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啊。

自我介绍?

性别女,爱好你猜,已成年所以不敢违法乱纪。

耽美深度中毒者,脑洞多是原耽,偶尔有瓶邪同人。

性格偏激嘴还毒,不是什么好人。

当然大多数时候我还是很温柔的。

拥有厚厚一本子没填完的坑。

至今依旧用手写文,写字真累,打字也好累。

如(yao)果(yao)有(wu)空(qi)会发点小短篇。

有空再补充。